川航惊魂始末:两分钟急降2200米,空姐和手推车飞到半空

澎湃新闻记者 王鑫 陈凯姿 陈绪厚 赵孟

2018-05-17 12:2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9800米。
9400米。
7200米。
飞机下降得很快。
3U8633航班的9名机组人员和119名乘客,经历了生死一刻。
5月14日上午,由四川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川航”)承运的3U8633航班由重庆飞往拉萨。途中,飞机驾驶舱右座风挡玻璃破碎脱落。在两分钟内急降2200米,且缺氧、低温、强气流的条件下,机长刘传健驾驶飞机于7时42分成功备降成都双流机场。
刘传健救了自己一命,也救了机组同事和上百名乘客的命。尽管他一再解释这是他的本职工作,但仍有不少人将其称为“英雄”。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经多方采访,还原3U8633航班的惊魂始末。
5月16日下午,机长刘传健(左)和机组成员与媒体见面。澎湃新闻记者 魏凡 图
顺利
等待登机时,乘客周建强打开手机上的天气软件,查询纳木错的天气。
这是他第一次带女友王露(化名)进藏,软件查到的信息显示,纳木错的天气状况为阴天。女友的愿望可能会落空:她想看纳木错的星空。
23岁的周建强是重庆小伙,2016年10月在九寨沟旅游时认识王露,旅游是两人共同的爱好。前阵子,王露刷微博后表达了想去纳木错旅游的愿望。在查看了日期和机票后,两人购买了原计划5月14日6时5分从重庆飞往拉萨的3U8633航班机票。
算上8个头等舱舱位,这架空客A319-133飞机一共可以搭载132名乘客。当日,共有119名乘客坐上了这架飞机,上座率达90%。这些乘客中,有去拉萨打工挣钱的、有去出差谈生意的,还有去旅游的。
周建强和王露分别坐在16A和16B。16排位于客舱中后部,与两翼的紧急出口只相隔六排。
除了乘客外,飞机还装载行李65件,共717公斤;装运货物36件,共269公斤。
航班乘务长毕楠,乘务员张秋奕、周彦雯、黄婷、杨婷一如往常引导乘客就坐、放行李,给乘客拿毛毯,并做起飞前的安全检查。
驾驶舱内,46岁的机长刘传健和副驾驶徐瑞辰也在做着起飞前的最后准备。刘传健毕业于空军第二飞行学院,在成为川航飞行员之前,他在母校担任教员。目前,刘传健是A320机型B类教员,总飞行时间13666小时。重庆至拉萨这条线,他飞了不下百次。
飞机在晚点21分钟后顺利起飞。
周建强带了个U型枕,打算吃完飞机餐补个觉。如果机长在空中“轰一脚油门”,或许还能比原计划提前到达海拔3600米的拉萨贡嘎国际机场。
惊魂
大约半个小时后,飞机爬升至9800米巡航高度。
“可能是过高原的缘故,飞机颠簸比较频繁。除此之外,一切正常。”周建强回忆说,7点左右,空姐正在分发早餐。女友没要早餐,他就吃了一块面包和一点水果。
这时,他听到机舱前方传来一声巨响,紧接着,飞机开始剧烈颠簸,“感觉人瞬间往下掉”。
周建强下意识地紧紧抱住身边的王露:“别怕,有我在。”
客舱内的指示灯和照明灯随即熄灭,早餐和他随身携带的行李滑落到地上,氧气面罩也弹了出来。
乘客王乾龙看到,身旁的空姐和手推车飞到半空中又落下来。他和其他乘客将空姐扶起来后,那名空姐一边提醒乘客系好安全带、戴上氧气面罩,一边在王乾龙旁边的空位坐下。
周建强记得,客舱内只能听到噪音和空姐提醒的声音,他没有听到有人大喊大叫。“我当时在想,摔下去应该会很疼,粉身碎骨的那种疼。”
在他怀里的王露则一言不发。
客舱内氧气面罩脱落。受访者供图
没人知道飞机遭遇了怎样的状况,除了驾驶室里的刘传健和徐瑞辰。
刘传健回忆,他和徐瑞辰先是听到“砰”的一声,随后发现玻璃上出现裂纹。刘传健用手摸了摸玻璃,随后向空管部门汇报,要求返航落地。
“刚说完一秒钟(玻璃就碎了),一瞬间不知道什么情况,(我)睁开眼,看见我的副驾一半身体在外面了,我试图伸手去拉,拉不到。”
意识到危险的刘传健赶紧通过飞机应答机应急装置(7700)向空管部门宣布紧急状态。
此时,飞机在急速下坠。西部战区空军作战指挥控制中心监控到了这一险情。据微信公众号“空军发布”报道,值班参谋关健克介绍,他们于7时08分发现偏航,7时10分发现了机械故障代码告警。刘传健发出机械故障代码告警后,飞机飞行高度从9400米急速下降。
7时12分,雷达显示飞机左转下降高度至海拔7200米。
7时15分,指控中心接到通报:3U8633航班风挡玻璃脱落,需紧急备降成都双流机场。
脱险
驾驶舱右座前风挡玻璃突然破裂并脱落,造成飞机客舱严重失压,整架飞机处于紧急危险状态。
刘传健回忆,飞机当时的速度大约为800km/h,强气流灌进驾驶舱,吹得他的脸严重变形。除此之外,身着短袖的他还要“对抗”-40℃左右的低温。
幸运的是,刘传健并未失去对飞机的控制。“握住操纵杆的那一刻,我就有信心让飞机安全落地。”
对于刘传健来说,下降的过程是非常痛苦的:如果下降过程太快,驾驶员身体受到的冲击会很大;如果下降的速度慢了,就意味着在高寒缺氧的环境下待得时间更长。最后,刘传健折中选取了合适的下降速度,以保证包括他在内的机组成员的安全,进而保证119名乘客的安全。
到了后半段,部分“从鬼门关走了一遭”的乘客开始表现出“后遗症”。 周建强看到,有乘客开始呕吐,有乘客出现晕厥,还有乘客放声大哭。
7时42分,飞机顺利备降双流机场。在跑道上滑行时,周建强打开手机,和女友拍了一张自拍照。照片上,两人戴着氧气面罩,比着剪刀手。
53岁的建筑工马孝荣第一次坐飞机就遇到了这样惊险的事情,原本打算去拉萨找活干的他改变了主意:回家。
27名感觉不适的旅客和两名受伤的机组人员被送往成都市第一人民医院检查。剩余继续前往拉萨的乘客换乘其他航班或改乘其他交通工具继续出行。
成都市第一人民医院5月15日通报称,入院的29名人员包括2名机组人员、27名乘客,其中男性22名、女性7名,年龄最大54岁,最小18岁。27名乘客经CT、胸片、血气分析等初步检查后,目前情况平稳,其中2名乘客经留院观察治疗后情况好转,已安排离院。
5月16日下午,川航总经理石祖义表示,5月15日22时前,27名乘客全部结束观察离院。
尽管惊魂未定,周建强和女友等人改签至3U8695航班继续前往拉萨,并于当日14时抵达贡嘎机场。说来也怪,到达拉萨后,周建强觉得阴影就消散了。
第二天中午,周建强和女友乘坐客车前往纳木错。在车上,他发微博说:“昨天有人给我说,人生就是经历!不管怎样,这次事件对于我们来说也是难能可贵的经历!”
当晚,两人在纳木错看见了梦寐以求的星空,旅途的疲惫一扫而光。周建强说,他和女友将于5月18日乘飞机返回重庆,“还是坐的川航。”
飞机落地后,周建强和女友自拍留念。受访者供图
团聚
另一边,平安将8名机组同仁和119名乘客送回地面的刘传健松了一口气。
采访接踵而至,网络上对刘传健的赞誉铺天盖地,称其为“英雄机长”。很快,刘传健差点接父亲的班、去水泥厂工作的故事被挖出。直到5月14日晚,部分机组成员才集体亮相。
5月15日晚,刘传健的妻子邹函从重庆前往成都,与丈夫团聚。此前,丈夫很简短地给她报了个平安。刘传健处置险情的经过,邹函还是刷朋友圈得知的,“我知道的还没有你们记者多”。
邹函的一条朋友圈这样写道:“这是一件很大的事,他沉着冷静处置得当,他是我的骄傲;这也是一件很小的事,他只是去飞了一个航班,履行了一个机长应尽的职责。记得很多年前,一位资深机长跟我说,民航不需要英雄,我们要的是安全。作为一名飞行员的家属,我只希望每一次飞行都顺利,每一次起降都平安。”
邹函的朋友圈。 截屏图
追问
5月15日,民航局在5月例行新闻发布会上,通报川航3U8633航班风挡玻璃空中爆裂事件。民航局安全总监兼航空安全办公室主任唐伟斌表示,民航局已成立“5.14”事件调查组,并于事发当天赶赴成都,会同民航西南地区管理局开展调查工作。根据目前掌握的调查信息,脱落的右侧风挡玻璃为该机原装件,自2011年7月26日新机投入运营至事发前,未有任何故障记录,也未进行过任何维修和更换工作。
通报称,成都空管部门在接到紧急情况后,立即启动应急处置程序,迅速指挥空中其他飞机避让并为该机提供专用航道,优先安排该机降落。在民航各部门密切配合下,飞机安全备降成都双流机场,机上所有旅客安全。
根据国际民用航空公约附件13《航空器事故和事故征候调查》有关规定,民航局已向法国航空事故调查局(BEA)和空客公司发出通知。法方将派出专业技术人员来华参与事件的调查工作。
5月15日晚,空客公司官方微博称,空中客车已经派出了专门的技术团队为主导调查的中国民用航空局以及法国民航安全调查分析局提供技术支持。由于目前调查正在进行中,同时根据国际民航组织(ICAO)附件13的相关规定,空中客车对于该事件暂时不能提供更多信息。
唐伟斌表示,目前判断取向是在设计、制造、工艺等方面是调查重点,具体原因调查组会抓紧时间会同各方向社会公布,尽短时间公布。
唐伟斌在回答媒体提问时表示,“目前我们在连夜调查,就目前掌握的情况看,没有发现维修上做过什么工作。因为它这个风挡只是目视检查,也不能敲打。所以只要是维修部门、工作该做的做到了,责任上就已经明确。维修也是我们必须调查的,用排除法。”
在以往的历次检修中,是否特意检查过这块脱落的右侧风挡玻璃呢?对此,川航总工程师陈建中解释称,只要工作包里有此项内容,都是检查了的。不会专门针对这块玻璃,而是每一块玻璃都会认真检查。除此之外,每次航前航后(起飞前、降落后),都有人员进行检查。如果当时这块玻璃就出现问题并被发现,飞机是不可能起飞的,“处理掉才能走”。
一位从事多年飞机维修的工程师告诉澎湃新闻,风挡玻璃的外观是否完好,属于每天例行检查的项目,飞机会有一个航后检查,英文叫做postflight inspection(PF检查),这个检查项目包含检查驾驶舱玻璃的外观,靠目视检查,就是用眼睛根据标准看是否有裂缝、划伤等一切不正常的情况,肉眼看不到的没有办法。
该工程师表示,此次川航风挡玻璃破裂且脱落是比较奇怪的,他们遇到导致飞机玻璃破裂的有各种各样的原因,但一般只是裂开,不会整体脱落。
目前,事件调查仍在进行中。
责任编辑:徐其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川航,惊魂,脱险

相关推荐

评论(51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